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湛蓝 > 第 2 章

第 2 章(1 / 1)

第2章“童养媳”

骆湛走了,钱申豪却没来得及逃掉。年级主任一离开门口,抬头的刘美瑜就开口把他拎了回来:“钱申豪,我让你走了吗?回来。”

“……”

往外溜的钱申豪停住,无奈地转回来。

以钱家背景,他这么听话的原因自然不是因为怕刘美瑜。

他虽然二了点,但也和骆湛一样搞得明白什么是真情什么是假意——比如面前这位五十多岁头发都花白了的“老刘”,她就是最一心一意为学生着想的那种老师,从来不因为学生自身以外的事情区别对待他们。

所以就算啰嗦了点,像他家那位絮絮叨叨的老太太,钱申豪也只能听着。

“你和骆湛认识得久,走的也近。你告诉老师,他到底为什么死活不肯跳级?”

钱申豪挠了挠头:“好像是因为一个人。”

“一个人?谁?”刘美瑜表情严肃起来,“骆湛是和什么人有矛盾吗?”

钱申豪失笑:“湛哥能和谁有矛盾?他那脑力,就算解决不了矛盾,也能把有矛盾的人解决了啊。”

“少贫嘴,说实话。”

钱申豪眼睛转了转,然后他一副神秘模样往刘美瑜桌前躬下腰:“那我和您说了,您可别说是我说出去的啊——不然湛哥还不得拿书本把我脑袋拍平了!”

“嗯。”

“您不是也知道,湛哥初中休学了三年嘛。”

“嗯,我听说过,他11岁发生了一场意外,很长一段时间看不见东西,所以那三年休学在家。”

“您说的这个是谣传。当年失明的根本不是湛哥,而是另有其人!”

“那骆湛怎么……”刘美瑜一惊,随后皱眉,“不对,我明明记得高一那场校外志愿活动里,骆湛确实会盲文。”

“他是会啊。因为他休学那三年没干别的,就在家里贴身照顾那个失明的小姑娘了——事事亲力亲为,为了和那小姑娘同理同感,他甚至还拿绑带缠在眼前当了好长时间的瞎子呢。”

刘美瑜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说他因为一个人,就是因为这个失明的女孩?”

“湛哥没提过,但我觉得是,而且那小姑娘刚好比他小三四岁,正和我们同级同学年纪差不多。”钱申豪直起身,耸耸肩,“后来她被她妈妈接去国外治疗眼睛了,再没回来。湛哥就等啊等啊,谁知道一晃六年就过去了。”

“骆湛不肯跳级,也是为了等她?”

“嗯。”

“……”

“现在您知道我们湛哥到底有多惨了吧?所以您就别念叨他,也别连累我了……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见刘美瑜还沉浸在故事里,钱申豪转过身,露出奸计得逞的笑,然后蹑手蹑脚地往外溜。

可惜没等他摸到门把手,身后响起中年女人阴恻恻的声音:“等等。”

钱申豪一僵,尬笑着回头:“老刘,不是,刘老师,您还有事吗?”

“我差点就被你忽悠过去了。”回过神的刘美瑜气极反笑,“骆湛11岁休学14岁回到学校,按你说的那小姑娘比他还小三四岁——那她出国的时候最大也就十岁?”

钱申豪擦汗:“不愧是语文老师,提炼信息的能力真好。”

“少拍马屁。你自己听听你这个谎,骆湛会记一个十岁的小孩六七年,到现在还为她不肯竞赛不肯跳级?”

“额,也不是不可能的。您没听说那个词嘛。”

“哪个词?”

“就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钱申豪趁刘美瑜还没过来,在身后偷偷摸上门把手,然后猛地压了下去。

两秒后,他已经笑着跑进走廊里,余音传回来——

“还能哪个,童养媳呗!”

对着空荡的门口,刘美瑜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气得摇头不已。

*

第二天星期二,上午第二节课是物理。

开学才一周,课间操时间还没安排,45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足够叫学生们提前半节课就亢奋起来。

这让新来的物理老师的脸色有点难看。

临近下课时,教室后排已经趴倒一片。讲完卷子的物理老师终于忍无可忍,把手里的粉笔扔回黑板槽内:“后排那几个睡觉的,站起来!”

“……”

这话一出,教室前排的学生纷纷转回头去看热闹。

后排的几个男生则心不甘情不愿地慢腾腾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在纷纷响应的学生中间,唯一一位还趴着的就显得格外扎眼。

等看清楚那位置和身影,学生们的表情变得微妙。他们之中多数人的目光重新落回物理老师身上。

物理老师身影微僵。

只扫一眼,他也知道趴在那儿的人就是骆湛。事实上在来高二一班任教前,他就已经听说过骆湛的“大名”——

上一个质问骆湛为什么不听课的是一班最早的数学老师,随即引出一场勾股定理证明“大战”。

那场比赛以骆湛在下课铃声响起前写完第46种证明方法为结局,以老师病假请辞一班数学教师职务为代价,传遍校内。

于是之后高一的一整年里,在对骆湛学习态度消极的问题上,老师们非常默契地保持了“能不招惹就绝不招惹”的原则。

新物理老师思索过后,决定把这个美好传统延续下去。

他板起脸:“还有三分钟下课,大家把我这节课讲的期末卷子错题整理好。后边那几个上课睡觉的,跟我出来!”物理老师说完就走出了教室。

“……”

后排几个男生互相看看,有的灰溜溜出去了,还有的表情难看,逞英雄似的低声骂两句,把书本重重地往桌上一摔,这才离开座位。

桌椅挪动的声音持续了好一会儿。在最后一个站着的男生离开后,临窗最后排,蜷着长腿趴睡的人动了动,然后坐起身。

骆湛撑住额,恹恹地垂着眼。

前一张桌就是钱申豪,听见响动后他立刻幸灾乐祸地转回来:“湛哥,你醒了啊?老师让你们睡觉的出去挨训呢。”

“?”骆湛支了支眼皮。

“真的,你看他们都出去了。”

“……”

骆湛往旁边瞥了眼,果然见座位空了不少。

浅眠状态里,掠过耳边而形成浅层记忆的声音被拽回脑海,他确定了钱申豪没说假话。

骆湛皱了下眉:“新老师?”

“对啊。之前的物理老师留下去教高一了,这个是新来的,和你可没有约定俗成的互不干扰。”

“……嗯。”

骆湛揉了下头发,没表情地起身,跟了出去。

教室外的走廊上。

骆湛出来的时候物理老师已经准备训话了,听见动静他回过头,刚想训话,就在那张俊脸前噎了一下。

“骆湛?你怎么出来了?”

“老师,湛哥也睡觉了,偏心也不带你这样的啊。”有男生嘀咕了句。

“你们和他比?”物理老师气哼哼扭头,“他期末理综一分没扣,你们谁能跟他一样,别说上课睡觉了,就算不来上课我也绝对不问一句。”

男生们哑口无言。

物理老师:“骆湛,没你的事,你回教——”

“刘老师。”

“老师好。”

几个男生突然纷纷朝走廊来路打起招呼。

物理老师愣了下,回过头后惊讶地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迎过去:“刘老师,您怎么过来了?”

“……”

两位老师在几米远外停住,似乎聊起了什么事情。

走廊上这几个男生很快找到了新话题:“跟在老班后面那女生是谁,怎么没见过?”

“我昨天在老刘办公室听说班里要来个新转学生,估计就是她了。”

“卧槽,她刚刚转过来了,好像长得还挺漂亮!”

“真的?”

不等这几个男生躁动起来,物理老师走回来了:“算你们今天走运,先回教室吧。”

有老刘在身后“镇守”,男生们不敢造次,只能遗憾地回了教室。

刘美瑜进来时,下课铃正打响,她瞪了一眼那些还没来得及回到座位的后排男生:“不用坐,于老师罚得应该。咱班里正好转来了新同学,你们几个就站着欢迎得了。”

刚到最后一排的骆湛停住,懒洋洋地撑起眼皮。

“蓝汀同学,”刘美瑜侧过身,朝门外招了招手,“你进来吧。”

“……”

在学生们好奇或期待的目光下,一道身影走进教室里。

进来的是个很安静的女孩,走路声音很轻。她身上穿着k市一中深蓝色的衬衫校服裙,过膝的裙摆下露出雪白的小腿。

衬衫被裙身收束,勾勒出微隆的胸脯和盈盈的细腰,扣子则乖乖地系到最上面那颗,在领口处描出美好而脆弱的颈部弧线。

停下时她好像还有点紧张,细细的手指紧紧地攥着身前的书包,她轻抿了会儿淡色的唇,然后才慢慢掀起睫毛微颤的眼帘。

“你们好,我叫……叫蓝汀。”

寂静几秒,班里炸了锅。

骆湛前桌的钱申豪回过神,激动得转回来,拍着桌板往回探身:“湛哥湛哥!你快看,小仙女!”

倚墙站着的骆湛正昏昏欲睡,没防备视线里撞进钱申豪这张大脸,他半垂着眼,冷淡又嫌弃地把人摁回去。

“不看。”

“是真的小仙女,不骗你!”

“没兴趣。”

“?你年纪轻轻就这么性冷淡,恐怕是有病啊湛哥,这得趁早治,不然等以后后悔可就晚了……”

钱申豪看见漂亮的小姑娘就兴奋的毛病不是一天两天了,骆湛习以为常。

此时他索性当听不到,只垂着眼站在那儿,等待“欢迎新同学”环节过去。

在他耐心告罄以前,终于听到了刘美瑜的结束语——

“蓝汀,你视力不好,就坐前面这个位置吧?”

“……老师。”

穿过嘈杂躁动的教室,女孩的声音听起来安静,带一点难以察觉的紧张的轻颤:

“我能,坐在那边吗?”

她说完后,教室里声音由高转低,由乱归静。

直至完全死寂。

倚在最后一排的墙旁,骆湛懒垂着眼。站了几秒,他隐隐察觉什么。

骆湛冷淡地抬起视线。

视野正前方立着个陌生的女孩,身影单薄,肤色很白,像最脆弱的白瓷,一不小心就能揉碎了似的。

只是那双乌黑的眸子和纤细的手,却认真且固执地……

朝着他的方向。

最新小说: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