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苏渺番外80(1 / 1)

第808章 苏渺番外80

苏渺身子不好,晚上睡觉要在很安静的房间才能睡好,她睡眠浅,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被惊醒,人没什么安全感。

就说酒店,秦默就选了好久,要安静住着舒适的酒店,能帮着养狗的,还要离看灯会的地方近,周围交通发达,能购物,酒店里的早中午餐也要选最好的。

虽然现在可以点外卖也可以到外面吃,但苏渺是典型的小鸟胃,吃不了多少还容易犯病,在家里他还能做营养食谱,到外面只能将就尽量选好饭馆。

现在天冷,苏渺怕冷嗜睡,早上不愿意早起来,所以只能吃酒店里面准备的早餐。

秦默对蓉城很熟悉,毕竟是在这个地方长大的,挑挑选选后总算找到了一个满意的酒店,吃住方面都很好,还有专门给肠胃不好的人准备了养胃汤。

这些年,秦默把她宠成了一个小孩,每天晚上要她泡完脚给她按摩穴位,晚上睡觉的时候要哄着她睡,还要讲睡前故事。

这今天秦默给苏渺讲的是“小王子”

苏渺问:“秦医生会画绵羊吗?”

“不会,但我会画你。”

苏渺见过秦默画画,说真的技术一般,但他画她是真的画的很好,很像。

苏渺迷迷糊糊就睡着了,窝在秦默怀中,六十多的人还跟小孩子似的,手放在胸口处紧紧握住拳头,秦默小心翼翼的把灯光了,捻了捻被子。

他的手刚才放在外面翻着书,手有些冷,他把冰冷的手放在肚皮上,等暖和了才去握住苏渺的手,苏渺的手也是不够暖,但只要他一直握着她的手,即使是在寒冷的冬天她的手都不会冷。

苏渺握紧的拳头在秦默的手心里缓缓松开。

人老了身体总是爱出小毛病,这很正常,秦默也不例外,秦默不敢生病,只是小感冒他都会紧张好久,他怕自己一病,就没办法照顾苏渺了。

在医院里他见惯了生离死别,本以为会习惯,可随着时间一点点,他越来越老,他就越来越害怕离开苏渺,要是有天是他先走了,那苏渺怎么办?

床头柜上放着那束粉玫瑰,夜晚发出淡淡的香,断了根,脱离了生长的地方,还没有水浇灌,第二天就凋零了。

早上起来苏渺手里拿着那束捧花叹了口气,“昨天忘记放水里养着了,你看花都谢了。”

“花谢了就再买。”

秦默经常送苏渺花,送的最多的花就是玫瑰花,各种颜色都送过。

花凋零了,失去了颜色,苏渺心里只觉得可惜,把花小心放进垃圾桶里。

第一个目标是去看灯会,秦默给苏渺带上厚厚的围巾还有手套,蓉城的冬天属于阴冷潮湿,怕苏渺头痛秦默还准备了帽子。

两人牵着手出门,去了古城一路上停停走走吃了当地小吃,最后到晚上,夜晚灯火通明,桥底下水流中有花灯,天上有孔明灯。

秦默各自买了两盏,拿着毛笔蘸了墨写下新一年的祝福。

——和苏小渺今年明年年年。

——朝朝暮暮,祝秦默岁岁平安。

“写完了吗?”

秦默放下手里的毛笔文苏渺。

苏渺看着自己写的字露出满意的微笑:“写好了。”

“那我先拿去桥底下放,你在这里等我,等会儿我们去空地放孔明灯。”

秦默一手拿着两个花灯,嘱咐完后,小心翼翼的拿着灯去了桥底下,周围很多穿着汉服的年轻人也在那儿放灯,看到秦默这个老爷爷后都让开道,把空地让出来。

“爷爷,你小心点。”

秦默嘴里说着谢谢,灯放下去,顺着水流往下。

秦默站起身,嘴角带笑,身旁的年轻人问,“爷爷,只有你一个人吗?”

“不是,还有我的爱人,她在上面等我。”

秦默起身回头,苏渺站在灯火处,她单薄的轮廓都变得温暖起来。

秦默忽然想起一句诗,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秦默上去:“我把花灯放了,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已经游到那里了。”

苏渺指着那条小小的河流,河面上很多花灯,基本上都一样,混在一起就分不清了,但苏渺却能分辨出来,因为她一直都看着。

两人拿着孔明灯去了空地,一松手孔明灯顺着气流高高飞起,抬头看着夜空。

秦默说了句:“平安喜乐。”

苏渺回道:“万事胜意。”

夜晚的风有点冷,但苏渺握着秦默的手,感觉不到一点冷,秦默手心里的温度顺着她的指尖一直传到她心脏里暖乎乎的。

两人放完灯就回酒店了。

“灯放完了,要去看演唱会。”

“好,我陪你。”

“那蹦迪呢?”

“不行,太危险……”秦默正说着,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广场上一群中老年人在跳广场舞,他颔首微笑,忽然松开苏渺的手站在她对面,弯腰,右手伸出,漆黑的眸瞳中带着迷人的醉意:“夫人,能邀请你跳一支舞吗?”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