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家老婆实在太会撩了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是我最贵的礼物

第一百四十九章 你是我最贵的礼物(1 / 1)

云归洗完澡让苏酥给她送衣服的时候,后者直接就掀开帘子冲了进去,还好云归早有察觉,提前围上了浴巾。

“没想到吧,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云归得意地说道。

“......看看能咋了,又不是没看过。哼,你自己穿吧。”

苏酥不屑地哼了一声,把衣服塞到云归手里,云归看着她走出浴室,暗暗在心里倒数。

1,2,3。

还没数到三,浴室的帘子再一次被掀开,而云归还好好地围着浴巾。

“我说你能不能别跟个lsp似的,来,看,给你看要不要?”

云归作势要掀开浴巾,苏酥不为所动地站在门口。

“别说的跟我不敢看似的......你睡着的时候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次了!”

云归无奈地把苏酥推出门,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穿上了她已经提前烘热的睡衣。

等穿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自己一开始收拾到包里的衣服,而是一件跟苏酥同款的动物睡衣。

还是狐狸的。

“......你啥时候买的?”

“管我呢?你就说好不好看吧!”

苏酥隔着门帘回答道。

云归上下打量了下镜子里自己略显滑稽的模样,穿上鞋子走出了浴室。

夜风冷的刺骨,他赶紧抱住苏酥往帐篷里推去。

“快回去快回去,我把火灭了,待会儿该睡觉了。”

“别出去了吧,那么冷,我记得可以叫工作人员过来灭火的。对了,一会儿他们就送夜宵来了,到时候顺便灭一下好啦。”

“还要吃宵夜??”

云归惊讶的问道。

这时候距离他们吃完晚饭才不到三个小时,哪怕是按苏酥的习惯,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还饿才对。

“要吃!我都跟他们说好了的,晚上会送自己他们自己种的大棚西瓜过来呢,还有甜点啥的。”

“你啥时候说的?”

云归敏锐地嗅到了这其中有阴谋的味道。

房间明明是他订的,苏酥根本全程都在自己眼皮底下,跟酒店那边没有任何沟通。

“我......呃,我在网上说的啊,昨天上班的时候说的。”

“你那么早就知道自己要吃宵夜了?”

云归步步紧逼地问道。

“我想吃,不可以吗?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苏酥的脸上浮现出几分气恼的神色。

本来就是计划好的事情,干嘛非得问个不停啊!

难道非要我说出来提前给你准备了礼物打算让服务生送过来给你个惊喜吗?

那还算什么惊喜啊!

真的是铁直男了,这种人要是从零开始谈恋爱的话估计月老的钢筋都能让他给掰折了。

云归沉默了片刻,有些犹豫地开口说道:

“我就是想问问,那个,你不会是给我买了什么礼物要让服务生送过来吧?”

苏酥楞了一愣,随后一脚踹在云归的腰上把他踢下了床。

“你走啊!走啊!出去!你个死直男!我不想看到你了!!”

云归无奈地从地上爬起来,走到床边拿起电话拨通前台。

转接了几次之后,电话接通了客房服务部。

“对,我这是湖景套房,103。对,姓云,是我。你们把我之前给你们的东西带过来吧,嗯,不用等明天了......”

电话挂断,苏酥脸上气愤的神情已经变成了惊讶。

“你让他们送啥?”

“礼物啊!”

云归没好气地说道。

“我本来是打算明天再给你的,你这样搞的我很难办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苏酥便猛地把他扑倒在床上,一边用头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一边说道: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嘿嘿嘿嘿嘿,对不起,嘿嘿嘿.......”

云归用力按住她的脑袋说道:

“你停一下,你现在表现得跟个智障一样......”

“我不,嘿嘿嘿,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也给我买了礼物,嘿嘿嘿......”

“你不要再傻笑了!”

云归把苏酥从身上推开,用手抱住她的脸试图去控制她的笑容。

苏酥深吸了两口气,好不容易平复了情绪,可云归的手一松开,她又像不受控制似的笑了起来。

云归哭笑不得地看着她的脸,开口问道:

“你就不想知道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吗?”

苏酥躺倒在床上,拉过被子蒙住脸,瓮声瓮气地回答道:

“我不想知道啊,反正是礼物就行了。”

片刻之后,她把头伸出被子,反问云归道:

“那你就不想知道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吗?”

“手表。”

云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错了!”

苏酥得意地笑了起来。

“你绝对猜不到我给你买了什么礼物,给你十次机会都猜不到。”

云归狐疑地看着苏酥的眼睛,试探着问道:

“你不会......买的是车吧?”

“......我还没有浪费到那种程度好吗?咱们都有车了。你别猜了,我就说你不可能猜得到的。”

苏酥的脸上写满了得意,她这次挑的礼物确实很特别,如果要说起来,还有点老气。

但是她就是很喜欢。

几分钟之后,服务生的声音从帐篷外传来,得到云归的确认之后,三名服务生捧着三个盘子走进房间。

其中两个盘子里装的是宵夜,粗略看过去有一些甜品,还有一罐用酒精煮着冒着热气的粥。

云归看他们吃力的样子,连忙下床帮着把宵夜摆好,然后才看向最后一个盘子。

上面厚厚地铺着一层鲜花,鲜花上是两个大小看上去差不多的盒子。

只不过一个是木质的,一个看上去是绒质的。

云归向服务生道了谢,把他们送出门之后,首先伸手把自己那个绒质的盒子拿了起来。

他转向苏酥开口说道:

“我现在有点能猜到你买的是什么了......”

苏酥从床上跳起来抓起盘子上的盒子,两人几乎同时打开了盖子。

两块几乎一模一样的太平无事牌出现在两人面前。

“......”

“......”

两块牌子都是翡翠的,但苏酥买的那一块显然种水更好,质地几乎已经到了玻璃种,还带着一丝天空的蓝色。

而云归买的那一块放在市场上看也并不算差,高冰质地,晴底,透着幽幽的春色。

“......服了,现在买个礼物同质化也那么严重了吗?”

云归无可奈何地笑着把手里的无事牌递给苏酥,两人像是交换信物一样互换了手里的牌子。

苏酥光顾着对着灯光看手里的牌子,见她没有说话,云归继续问道:

“来,你告诉告诉我,我给你买无事牌是希望你平安无事健健康康,你给我买是图个啥?”

“......我想你一帆风顺啊,嗯,还希望你健康成长,早日长大成人。”

云归爬上床揽住苏酥靠在床头,摊开手把手里的牌子展示给苏酥看。

“还好买的是玉,虽然都是无事牌,起码材质颜色还有点差别,要是咱俩都买的是钻石啊戒指啊之类的东西,那他么乐子就大了.....”

苏酥瘪了瘪嘴,乐滋滋地把牌子用红绳穿好塞进胸口,然后对着云归挺了挺胸问道:

“好看吗?”

“嗯,挺白的......不是,挺好看的,跟你挺搭。”

“那你把你的戴上!”

见云归笨手笨脚穿线的样子,苏酥一把从他手里把牌子穿好,然后挂到了他的脖子上。

“挺好的,以后让它来保护你。”

苏酥满意地说道。

云归伸手摸了摸胸前的牌子,有些犹豫地说道:

“其实不用买那么贵的,我戴着有点不太合适。”

一块玻璃种的天空蓝牌子少说也要大六位数,戴在身上就像是胸口挂了一台a6,实在是让云归有点不习惯。

他给苏酥买的那块牌子其实才不到十万块钱。

不过也算是掏空了他所有的闲钱了。

苏酥抱住云归,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

“我觉得一点都不贵。”

“你才是我这辈子收到的最贵的礼物。”

最新小说: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第一神童 刘宋汉阙 娘亲害我守祭坛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