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刘妈妈(1 / 1)

谢晓满入职巡夜人了。

路临则被分配到距离自家不远的一处教堂上班。

在这个小说世界,

神职人员几乎是堪比公务员的工作了。

不对……

是比公务员还要舒坦的工作。

事少钱多离家近,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定期组织礼祭,带领信众祷告,帮助牧师管理运营教堂……如果不是自己身体里还孕育着虫胎,那这份工作堪称完美。

得闲的时候路临也想通这份工作为什么这么巴适了……

因为对虫族来说,

人类不过是寄生容器,相当于肉猪。

而教会……

就是饲养肉猪的大型养殖场。

就像日岛的神户牛在饲养过程中还能听音乐,作为虫族饲养的“肉猪”,工作巴适点合情合理。

想通这点,

路临心底拿到惬意瞬间崩了。

在教堂的日子很平淡,所以路临每天都会花费大量时间琢磨杨初越给的那份《全真阳神法》,行走坐卧都在观想。

他的灵性也如百溪交汇,不断壮大。

这让他有了抵抗寄生的资本。

这算是这段时间唯一的好消息了。

平静的生活里,

谢晓满也会在结束一天的集训后到教堂找他。

两人一起逛街,一起钻巷子找美食。

过密的交往也让两人间的关系迅速升温……

有时候望着谢晓满灿烂明媚的笑容,他超想把这个世界的真相告诉她。

但路临也怕,

怕她无法接受这扭曲怪诞的真相。

所以说!

林幼仪你丫写的什么缺德玩意儿!

我焯你一百遍啊一百遍!

这天,

路临轮值打扫教堂。

教堂侧门被推开,路临以为是谢晓满来了:“今天下班挺晚啊。”

他一转身,

却发现来的不是谢晓满,而是一位带着厚厚黑框眼镜,看着很老实的男人。

路临对他有印象……

是那天牛首后山小教堂里登记信息的巡夜人。

只不过他今天没穿巡夜人标配的黑色风衣。

对方一见到路临就笑呵呵道:“你好,我叫刘虎尧,巡夜人,咱们见过。”

路临放下扫把:“你好,有事吗。”

“坐下说吧。”

他坐到长椅上:“我跑了一天,怪累的。”

路临坐到他旁边,好奇道:“您,该不会是来做我思想工作,让我加入巡夜人的吧?”

刘虎尧一愣,登时不好意思的笑了:“你猜对了。”

路临:“那你算是白跑一趟了。”

他起身去给这位倒水:“不过你可以在这休息会儿,喝点水。”

刘虎尧来兴致了,他说道:“我今天走访了十三位有潜力的神官,成功说服七位加入巡夜人。剩下那些确实对巡夜人的工作内容感到畏惧……甚至在上次的幻象中留下了心里阴影,这种我不强求。但你……”

他想了想,评价道:“冷静,聪颖,而且很有决断。”

“所以我就更好奇了……”

“你为什么不想加入巡夜人?”

正在接水的路临笑了,因为这个世界的本质就很扭曲荒诞。

更不要说建立在这扭曲荒诞上的教会了。

但这些话他怎么敢当着巡夜人说啊。

他回到刘虎尧身边坐下把水递过去:“喝完就回去吧。”

刘虎尧接过水润了润嗓子……

他确实挺渴。

他继续道:“你难道对自身觉醒的力量不好奇吗?我跟你说啊,你的权能了不得啊,极有可能是序列163的「大地使徒」,成长到高深境界,甚至可以发动传说中的「地鸣」。”

路临刮了刮下巴:“权能,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都是被虫族寄生的人,

有的人就能觉醒权能,

有的人却不能?

刘虎尧笑了,他决定放出一些信息激起这年轻人的好奇心:“那是……嗯,领受圣餐后,神能与个人结合所产生的奇异力量。”

“硬要解释的话,个人就像一对柴垛,神能则是点燃柴垛的火星。”

“大部分的人柴垛很小,无法燃烧成叫人瞩目的火焰。”

“但有些人的柴垛很大……甚至有极个别天才的潜能犹如深埋地下的煤矿,一旦点燃,举世瞩目。”

“比如你。”

“而像你这样的人也都是各大教会着重培养的对象。”

路临懂了。

小说世界的部分人类本身就拥有特殊能力,只不过限于生物特性的限制无法觉醒。

而虫族的寄生,

相当于给部分人类体内添加了催化剂。

于是奇妙的反应就此诞生。

这类人,

因为素质出色,借助该身体孕育而出的虫族……也往往更强大。

路临沉思间,

刘虎尧继续道:“权能会跟随自身实力的增长产生相应的进阶变化,但那都是机密信息了,我不能透露。”

潜台词就是:

年轻人!

你渴望力量吗?

那就成为魔…阿呸!

那就加入巡夜人吧!

在刘虎尧期待的目光中,路临问出一个问题:“你,好像不是神官吧。”

路临没从他身上感知到灵性与灵素的波动。

要么他是普通人,

要么就是伪装成普通人的高阶神官。

刘虎尧笑道:“是啊,我不是神官,没有领受圣餐,更没有觉醒权能。”

路临迷了:“那你是怎么加入巡夜人的?”

刘虎尧:“每支巡夜人小队都必须配备一位来自军政体系的教导员,这是我国独有的机制。”

懂了,

这是为了防止教会一家独大。

而能在教会最大的暴力执法机构安排上这么一个职位,而且直接深入各地基层……我国官方有点东西啊!

刘虎尧又开始动之以利:“巡夜人不仅有教会背景,更又官方背景,加入咱们不仅福利待遇更好,晋升空间也很大啊!”

路临乐了:“同志,我真没兴趣。再说教会官方这么神通广大,总不会差我一个吧。”

“其实是差的。”

刘虎尧惆怅道:“够资格领受圣餐的人本来就不是太多,说是万里挑一不为过。”

“而领受圣餐能觉醒权能的,更少。”

“整个金陵近千万人口,十一个区,各级巡夜人加起来都不足两千人,这两千人洒进各处连朵水花都算不上。但你知道光金陵每年有多少邪祟劣物作乱案件吗?”

“光今年登记在册的,就有两千一百多件!”

路临惊了:“这么多?”

可他都没怎么听说过……

刘虎尧语气深沉起来:“你没听说你可能不信,但你之所以没听说过,是因为巡夜人把这些危险于无声处歼灭了啊!”

路临:“……”

他沉默了。

他明白,

不是这个世界很和平。

只是他生活在一个很和平的国家。

而那份大部分人习以为常的静好岁月,其实是很多可爱的人负重前行换来的。

刘虎尧苦口婆心道:“我知道,巡夜人这份职业很危险,但它同样很光荣。我们的存在,就是为了防止我们的家人朋友遭遇苦难。如果是一般人,我不会说那么多,但你的能力,潜力都是我们需要的。所以,我恳请你!”

“考虑考虑。”

“好吗?”

刘虎尧眼神诚挚的盯着路临。

那双清澈温和的眼睛像是拷问。

如果,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说不定真就被说服了。

可惜……

路临正色道:“巡夜人确实很高尚,也很帅。而且,你们也确实值得敬重。”

这不是敷衍。

刘虎尧确实从路临眼中看到了浓浓的钦佩与敬重。

所以他眉眼舒展,格外欣慰:“那你……”

“我不要。”

刘虎尧愣了:“……为什么?”

因为,

这份守护的信念与荣耀,是建立在谎言上的。

路临不能说出真相,所以只能含糊道:“我现在的生活很美满,我很喜欢,我也只想做万家灯火里最普通的那一盏。”

刘虎尧:“……”

他欲言又止,最终起身:“好吧,但你要明白,只有能力够强才能守护自己想要的生活啊。”

路临笑了:“大叔,你好婆妈喔。”

刘虎尧也挠头笑了:“害,我知道,队里大伙儿也都经常叫我刘妈妈呢。”

路临:“听着怪亲切的。”

刘虎尧不好意思笑了:“亲切啥啊,听着跟叫老鸨似的。行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回。”

“好。”

提着公文包来到教堂外,刘虎尧深吸一口深冬的空气——

冰!

凉!

但整个人也跟着精神起来。

他望向远方,辉煌堆叠的万家灯火把夜空点缀得格外婉丽。

“万家灯火吗?”

“确实很不错啊。”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