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娘亲害我守祭坛 > 313百鸟声鸣空人心 山光悦鸟遇翀陵2

313百鸟声鸣空人心 山光悦鸟遇翀陵2(1 / 1)

就在这个时候,半空中一只流苏鹬穿过街道鸟革翚飞,振翅而来。

鹬鸟双翅平展挥翱足有两臂之宽,耳竖羽簇,双翼灰褐色黑斑,胸前白毛如流苏般顺滑垂下,暗褐色虹膜警觉地巡视着街道人群。在看到娄皋之后,流苏鹬双翅后展一个俯冲,好似扑向猎物的老鹰,锋利的双爪利落的抓在娄皋瘦小的肩膀上。

娄皋皱着眉头“哎呦”一声,看来的确是有点痛的,揽月感同身受,露出怜惜之色。

在街道那头、流苏鹬飞来的方向,一个身着石青色锦服的中年男子面色凌厉,神色凝重地朝着喧鸟春巢客栈门前疾步冲来。

“鹬叔......”

娄皋面生忌惮之色,身体无意识的向后躲去,怎奈肩膀已被流苏鹬牢牢扣住。

娄鹬轻捷迅敏,疾驰如梭,没几步便已至娄皋面前。方待发怒,却猛一瞥见客栈门前禹身而立、仙姿不凡的几个人,立即回电收光,态度缓和,正襟客气道:“蓬荜生辉,竟是秦宫主、穆宫主来我翀陵势涉之地,我等地主之谊应当盛情款待。”

穆遥兲带领众人与娄鹬互相尽了礼数,说道:“论辈分我们应当同娄小公子一般尊称您一句鹬叔,故而再客气也就见外了。我们奉师父之命去往九江烨城,途经枭阳一日,所以就没想多劳烦叨扰。”

娄鹬怔了一下,口中“啧啧”,看着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的月白色衣衫的少女,赞道:“鹬某听闻此次盟会殷掌门独女也将赴会,这位仙姿佚貌的姑娘,想来便是殷小姐吧。”

揽月连忙上前,以阆风承袭者的身份再次互荐一番。

一番斯抬斯敬,寒暄客气后,娄鹬这时也方得了空子斥责娄皋,娄皋一脸委屈,往秦寰宇身后躲去,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他的鹬叔记性甚好。

娄皋垂头耷拉脸,偷瞧揽月一眼,对娄鹬悄声道:“鹬叔啊,我好歹也是翀陵承袭人,还代表着翀陵派上下呢,外人面前您就不能省两句,等我继任了翀陵,将来在阆风掌门面前还有何颜面......”

“去了盟会我还真会给你留颜面,那也是为了给翀陵留颜面,不过阆风算不得外人,屁大点儿孩子,还学会要脸面了,修习道法的时候你怎么不要强点儿,多努努力,你瞧瞧你那只四年来毫无开化的雏鸡。”

娄鹬也是个率性顺遂之人,直言不讳。

提到“雏鸡”,众人好奇的目光往娄皋肩膀上瞧去,此刻流苏鹬已跳回了自己主人娄鹬的肩头,娄皋两肩上皆空无一物。

聿沛馠奇怪道:“诶,你小子的鸟儿呢,翀陵派人人祈合驭禽,怎么没见你的。”

娄皋面红耳热,脚步向后微挪,口中对聿沛馠急躁道:“你看什么看,哪有人直勾勾盯着别人看的,太无礼了。”

“诶,你小子,忘了刚才还抱着我一口一个‘亲大哥’的叫了,转眼就不认人了。”

娄皋想起方才误将聿沛馠认作了秦寰宇,又羞又愤,原本腾红的脸顿时变得铁青,口中分辩道:“什么‘亲’,我说的是‘秦’!你可别乱攀亲附友啊。”

“我可不管,反正都是同一个音,我方才还寻思着自己怎么突然多了个亲弟弟,心中埋怨师父怎么从未告诉过我。反正我的便宜尽被你占了,我还没说自己委屈呢,你反来曲解于我。唉,真是‘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周公恐流言,我聿沛馠平白被你认了哥哥,清白名谕已毁,你现在才想赖账,那可不行。”

娄皋仍是个孩子,哪里是聿沛馠的对手,被聿沛馠说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何况别说是娄皋了,就连天命之年学富五车的夫子都比不过聿沛馠的嘴上功夫。

揽月暗叹口气,一个半大点儿的孩子,聿沛馠竟然还煞有其事的与之乱贫。

娄鹬见娄皋被说得语塞,正是借此长教训的机会,于是趁机语重心长道:“瞧瞧吧,平时总谆谆告诫你在外切勿莽撞,言辞需谨慎,如今是不是领受教训了?好在聿宫主论年纪论资历皆在你之上,又师出阆风殷掌门,声明赫扬在外,你叫声哥哥也是本分,虚心领受不亏。”

“哦。”娄皋憋了脸,不情不愿。

娄皋闷不吭声,以为方才要看自己的祈合鸟的话题已过,庆幸有失有得,不全是坏事。一个孩子的烦恼就是这么简单,一个孩子的快乐也是同样简单。

娄鹬一眼洞悉,戳穿道:“方才说道让阆风诸位宫主见一见你的祈合之鸟,你便示出一览吧,在阆风的哥哥姐姐面前算不得丢人,反正到了九江烨城的?鼓盟会之时总是要驭禽的,早看晚看都是要看的。正好你一直崇拜的秦宫主也在,诸位都是江湖赫赫威名的杰出之士,没准还能协助你一二,找出修习得法之门窍,让你尽快提升。”

娄鹬没提到秦寰宇之前,娄皋还只是有些抗拒,一听到鹬叔要自己在崇仰多年、时望所归的钦佩对象面前展示祈合鸟儿,娄皋的脸倏地绽白,扭捏起来。

聿沛馠一瞧他这副样子,便心想看来娄皋这小子的鸟儿应是弱小、拿不出手,索性蹲在地上平视着娄皋缓缓摇头,口中“啧啧”发出唏嘘的声音,逼得娄皋露出一副欲哭之相。

秦寰宇适时淡淡道:“人有天分资质高低之分,起点自然不一,只要修习得法,终点亦会不同。”

“真的吗?”听到偶像的鼓励,娄皋眼神殷切地看着秦寰宇,仿佛看到未来能像秦寰宇一般擎天架海、挥斥八荒的自己。

秦寰宇对娄皋的话题并不作答,只是继续淡淡说道:“男人胸怀坦荡,自不会遮遮掩掩,况且,翀陵祈合之鸟对娄氏一族而言绝非武刃兵器,而是相携一生的知己挚友,既是肝胆之交、形影不离,异体同心,又为何会嫌弃彼此出丑狼藉,岂不辱没‘祈合相通’四个字。”

“这......”娄皋幡然悔悟,闷声不响。

聿沛馠戏谑道:“诶呦,真难得秦宫主开口替你讲话,世上能得他赐教一句的人罕有,如今你竟得了二、三、四......足足五句话呢,看来你是你的‘哥哥’叫得亲昵,秦宫主很受用呢,哈哈哈。”

真是只要有聿沛馠的地方,气氛就能够得到调剂,松松紧紧、肃穆松散两相宜。

“好吧......给你们看看......”

娄皋仿照大人的模样,满怀心事的长叹一口粗气,下定了决心。

娄皋微微颔首,躲在脖颈后面的一团浅黄色毛茸茸的东西蠕动一下,冒出头来,盘坐在娄皋头顶的短发里,果然像是草丛里一只刚刚破壳而出的雏鸡。鸡毛杂乱,毛色夹杂黑棕之色,和鹬叔肩头的流苏鹬一对比,显得格外毛糙邋遢。

雏鸡眼睛半睁半闭,说不出是刚睡醒,还是将要睡去,总之看起来萎靡不振,无精打采。

聿沛馠蹲在娄皋面前,用一根手指在雏鸡面前晃了晃,小家伙被他吸引,晃动了一下身体想用喙去试探,结果却差点不稳、从娄皋头顶跌落下去。

“这......”

聿沛馠惊异的抿了抿嘴唇,脑中不断合计着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如何既能表达自己的质疑,还能不伤面前这个孩子的自尊心,好歹也是万年翀陵派的承袭人啊......

“你不用说了,总之就是这样。我也不想去参与盟会,只是父亲说此次各派掌门联名请求阆风殷掌门嫡亲之女赴会,所以作为翀陵掌门之子,我自然不能不去。若不是能在盟会之时看见秦大哥,我是一点兴致都没有,去了一定出糗,还不知会被那些外丹门派如何取笑呢。”

“哟,小小年纪,心中倒是有谱门儿清啊。”聿沛馠由衷赞道。

穆遥兲皱着眉头,忍不住伸手在聿沛馠头上拍了一巴掌,示意他说话注意分寸。

聿沛馠被拍得生疼,揉着脑袋道:“干嘛啊,难道我不说话,这小子就能有自尊了?自尊心不是我给的,说到底终是他自己得变强才行啊。”

娄鹬道:“聿宫主所言极是,皋儿今年十二,就算不去九江赴会,我翀陵掌门也有打算,让我带着皋儿到阆风山拜请殷掌门指点一二。不知为何,这孩子修习这么多年却仍旧不开化,若说他不努力吧,我和他爹爹日日夜夜轮流看着他,他倒也懈怠不得,可就是冥顽愚昧,比他晚取枭鸟蛋的弟子们都已驭禽振翅了,可你们瞧瞧这只......唉......”

娄鹬的语气里听得出他的焦急无奈,只有对娄皋打心底的疼惜,才会比任何人都忿其不成才,希望这份苦心娄皋可以体会的到。

聿沛馠作思考之态,眼瞳上翻,回忆道:“等等,鹬叔,你我若没记错的话,你方才曾说这雏鸡已破壳四年未曾开化,是吗?”

“唉。”娄鹬深深叹了口气,看来这个问题压抑在他心头太久。

最新小说: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