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娘亲害我守祭坛 > 318诡秘莫测玄霄派 神眉鬼道摘星术1

318诡秘莫测玄霄派 神眉鬼道摘星术1(1 / 1)

娄皋自不必说,是闹着今日定要与阆风一同上路。

娄鹬佯装不许,只等着阆风或是旸谷有人为这个半大孩子求情,自己再顺势无奈将皋儿暂时托付,也不至于丢了万年翀陵派的颜面。

说实话,聿沛馠和揽月他们倒是对娄皋并不反感。只是阆风和旸谷怎么会出庸人,自然没有一个蠢笨之人,只有娄皋毫无心机、不知娄鹬心中的合计。要他们带着娄皋无妨,只是几个人皆年轻气盛,不喜被鹬叔做戏戏耍,所以都不出声搭话,任由娄鹬自导自演,想看他如何收场。

娄鹬终究是个老滑头,对他而言做人能屈能伸,为了皋儿自然不算什么。见演不下去了,穆遥兲和卜游率先告别,娄鹬开始自责演得太过,立马朝着娄皋背后拍了一把,这力度差点儿把娄皋头顶的啾啾给震了下来。

娄皋没防备,被推得朝前一连跑了几步才站稳。

没等娄皋自己反应过来,便听鹬叔在身后喊道:“真是白照顾你一场,连你鹬叔都不要了,要去便去吧,可别给你这些哥哥姐姐们添麻烦啊!殷小姐啊,皋儿摆脱你们了,翀陵盟会后定亲自去阆风拜谢!”

揽月哭笑不得,继太子嵇含以外,又多了一个要去阆风拜谢的人。这事如果让父亲和师父知道了,还不一定以为她在下山的这短短数日里,到底掺和了世间多少杂事。明明下山之前在灵台时,父亲和云牙子一再叮咛切勿滋事的,这回盟会回了清露霏微,怕是不再被禁足起来就有鬼了。

......

阆风一行从下山时的五人到今天的七人,已是气势浩荡。

穆遥兲总算松了口气,他倒不是说不想与翀陵同行,只是翀陵派此行赴会加上鹬叔算得上六人,若是真的一起同行,那可真是太过醒目,待去了九江很容易被外丹之士视作伙同一气。虽然本来就有修习内外丹之别的势力之分,但落了人话柄终归不好。

殷昊天总让穆遥兲来带队实则是有考虑的,在大局方面,他总是拎得清形势。

娄皋紧紧跟在秦寰宇身后,甚至模仿着秦寰宇行路的身形步调,小孩子纵是藏不得心事的,他时儿迟疑观望着秦寰宇,又时而看向殷揽月,彷徨四顾,犹疑不定。

娄皋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忽然向正在赶路的众人们问道:“我瞧着秦大哥和殷姐姐二人间风情月意,是不是在一起了?”

众人没防备,哪里想到一个孩子竟然情啊爱的口无避讳,娄皋不知道这个话题是绝不能被提起的,还愣愣地看着大家的反应为何这么奇怪。

聿沛馠本能先去看向聿姵罗,只见她的脸色铁青,阴郁沉闷地像拨不散的积雨云。

揽月也没有想到一个孩子竟能看出点儿什么,又当着大家问了出来,其中还包括姵罗,心中亏虚,脚下自然不稳,幸好差点儿跌倒之时被秦寰宇及时搀起。

“你们怎么这么奇怪啊,到底是不是啊?”娄皋不舍弃道。

聿沛馠伸手给了娄皋后背一下,厉声怼道:“一个小孩子家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莺莺燕燕的,这么小就不正经。”

娄皋很是委屈,说道:“我没有啊,我就是想着秦大哥为什么不和我姐姐在一起,若是他们在一起的话,我姐姐就不会嫁到洪涯去受罪了。”

聿沛馠道:“那怎么着,你秦大哥若是有喜欢的人,你便得替娄嫄怨恨了呗?”

“原本是的,我觉得天下女子除了娘亲以外,哪还有好过我嫄姐的,我就奇怪了,为何没有同秦大哥在一起。听说当年我爹还特地请了殷掌门和秦大哥他们来我九旋谷作客,也是为了相谈结亲之事,只是后来不知怎的,爹爹好像又没有再提,这事就不了了之了。我想着该不是秦大哥心中另有女子了吧,那我可定要看看是谁还能比我娄嫄姐姐好,不过......”

娄皋抿着嘴看着揽月,又说道:“不过若是殷姐姐,那我也没什么话说了。”

没有人回答娄皋的问题,也同时算是一种无声的默认,只待这个孩子自己去理解吧。众人想的只有一处,那就是切勿破坏修葺尚未完全的气氛,尽快结束这个话题。

揽月远眺前面的城市,问出自己好奇已久的一个问题,道:“遥兲,你们先前说‘西山东水’,内丹术门派中还有一个与咱们交好的是哪个?下一座城中可会有可能亦提前遇到?”

穆遥兲心中暗自想道,那可千万不要再遇到了,要不这支去往九江的内丹门派就真的过分乍眼了,若是对外解释说都是没经商量仅靠着缘分遇到的,怕是那些个外丹门派根本不会相信,反而以为内丹门派以阆风为首云集叫嚣势力,势焰熏天。

穆遥兲回答道:“你所说的大约是‘玄霄派’了,去九江的途中咱们应该是不会遇到他们的。咱们阆风、旸谷和翀陵抵达九江算是南下,玄霄靠近最南端的缙元城,东边紧邻鲸香堂,他们去到九江属于北上,故而与我们相向而行,只会在九江相逢。”

“喔,是这样啊。玄霄会不会也像翀陵一样,也有自己的门派特色。”看揽月的样子带着些好奇的期待。

聿沛馠道:“你可别把他们想得太好相处喽。”

穆遥兲听聿沛馠嘴上又没有把门的,安静老实了没几天,又要鼓唇弄舌,连忙喝止住他道:“沛馠,切勿说长道短。”

穆遥兲以眼神提示着聿沛馠,当着卜游的面说说也就罢了,现在还多了一个翀陵派小公子同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谁知道一个不小心传了出去,还以为阆风山对依附于自己的众门派们厚此薄彼、轻视怠慢了玄霄。

往小处说有损阆风威名,往大处说就好比将朋友赶去敌人那边,岂不助长了对方气焰,所以嘴上之快无论何时都逞不得。

娄皋抬眼瞧去的时候,正赶上穆遥兲以眼神示意聿沛馠,虽说娄皋经常与聿沛馠二人不分长幼的争执拌嘴,但毕竟二人同处过一室,又睡过同一张床,娄皋倒也与聿沛馠亲近起来。

说起来这也归功于聿沛馠童心未泯的玩性,以往在阆风山的时候,也乐意和娄皋这么大小的师弟师妹们玩儿在一起,竟看不出话题中有何隔阂。

聿沛馠从来不会因为对方年纪小而轻视了他们的所言所行,坏处是,聿沛馠也不会因为对方年纪小而口下留情、谦让半分。

不过好在,这也正是娄皋喜欢和聿沛馠玩儿的原因。

娄皋学着大人的语调,鼻中轻蔑一哼,说道:“放心,我口风严着呢,绝不会将朋友所言外传。况且了,我本也不怎么喜欢同玄霄之人相处。”

见娄皋支持自己,聿沛馠一下子便得势起来,对穆遥兲说道:“遥兲,瞧着了没,又一个不喜欢玄霄的。”

“玄霄他们怎么了吗?不是与阆风交好的吗。”揽月越听越是好奇。

穆遥兲对揽月道:“别听沛馠的,他看谁都觉得有些问题。玄霄的确与咱们交好无疑,只是玄霄之人乍相处起来比较孤傲,不似其他门派之人那般热情亲近而已。”

聿沛馠神秘兮兮的抢言道:“偷着告诉你啊,你若是遇到玄霄之人问你要生辰星盘,你可得切记不能给他们啊。”

看着聿沛馠故作诡异的样子,揽月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

聿沛馠拖过娄皋来,继续对揽月说道:“我说的你若不信,你问问这小子呗。从距离上来看,还是翀陵派距离玄霄最近,应该来往也较之他派更紧密一些。”

大约是想起了玄霄派之人,娄皋也打了个哆嗦,手指在鼻息处来回搓揉。

片刻后,娄皋说道:“翀陵距离玄霄也不算近吧,戎丘和鲸香堂紧邻玄霄的西、东两侧,哪比得上他们近。我们虽说是比阆风山距离玄霄近一些,但也没你说得那么来往紧密。只是我爹不知有什么事情,曾经请过几次玄霄陈掌门来过九旋谷,大约是为了请他为我们占星盘吧,具体为何事我也不知道,我爹也不准我听。咦......”娄皋说完话,又发出一声颤抖呻吟。

揽月更加好奇了,到底玄霄之人怎么了,让聿沛馠和娄皋都这么抵触回想的样子,揽月小心翼翼地提问道:“他们......到底怎么了?”

卜游说道:“倒也没怎么,玄霄之人性格冷淡孤僻,鲜少与外人来往,大约也和玄霄所修的独有术法有关联,他们不喜与人交涉,外面之人也颇畏惧于他们,恨不得离得他们远些,玄霄倒也乐得清静,免于内外丹的势力争端或是门派间的挟制。殷小姐也不需担心,据我所接触的玄霄之人对阆风极为敬重,克恭克顺,为人处世泰而不骄。”

听到卜游说玄霄之人“冷淡”,揽月本能的去看秦寰宇,聿沛馠捧腹哈哈大笑,说道:“玄霄和寰宇的冷淡还是不同的,你瞧寰宇这般漠然不近人情,可江湖当中口碑反而还挺好,无论男女都喜欢被派下山时能同寰宇分到一队共同任务。就连卜游大哥在我们四个人里面也是偏疼寰宇一些的。”

最新小说: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风流村事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都市之神帝驾到 盖世医神 天降四个姐姐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