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娘亲害我守祭坛 > 365浴仙池仗言解围 揽月巧识綦灿灿1

365浴仙池仗言解围 揽月巧识綦灿灿1(1 / 1)

“诶呦,我说小骗子,你也知道‘这么早’啊,还让不让人睡觉。”聿沛馠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空气里立刻弥漫着浓郁酒臭气。

揽月凝着眉峰,后倾身体,用手扇了扇面前的异臭,表情惊诧道:“你喝酒了?”

聿沛馠连忙用手堵住嘴,而后又隆起手背罩在唇边,兀自呼出一口气来,又将鼻子顶在手心里嗅了嗅,果然昨夜酒气未消,聿沛馠两指间比量出一指宽的距离,而后耍赖般对揽月笑道:“就这么一点点。”

揽月嗔视道:“你都这样了,还说‘一点点’?”

“嘘嘘!”聿沛馠竖起一指比在唇前,发出呵止的声音。

揽月看了看周边,好在没有惊动其他人,揽月低声问聿沛馠道:“这里可是?鼓学宫啊,我们如今代表的可是阆风一派呢,你什么时候竟然带了酒进来?”

“哎呀,这酒不是我带来的,是隔壁朝峋派禹兄带来冰醪,甜酒中的佳品,不尝可真是可惜了。明日才是二十八日的正式盟会,我保证今日之后绝对安分守常,方领矩步。”

揽月吃惊道:“我们才来学宫几日,你都和朝峋派混得这么熟了,还一起宿醉。”

说到“交友”,聿沛馠忽然站直身子理直气壮道:“诶,你不提我都忘了,昨儿个?华那个栾成雪不也说了吗,要咱们提前两日抵学宫,为的就是相互之间先混个脸熟,何况?鼓盟会的目的不正是江湖百派‘同类相从,同声相应’吗,我聿沛馠多结交些朋友,不就正是为了众擎易举,也算不得不守规矩罢。”

揽月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般能言善辩,等下若是被遥兲发现,自己同他分辩吧。”

“小骗子,我又不傻,晚点儿酒气尽消了我再出门。”

“随你吧。”揽月无奈地叹口气,而后问道:“今日寰宇出门甚早,可知谁人清早唤他?”其实哪只是今日不见秦寰宇,近几日以来,揽月除了在公众必须列席的场合下见到过秦寰宇,私下里便总也寻不见他,竟是有些刻意躲避之嫌,可是揽月又不知道为什么。

聿沛馠虽仍半醒半醉,但瞥见揽月的表情便知她心中失落,聿沛馠心酸一紧,借着酒劲儿醋意生,怪声怪气说道:“秦宫主大人是不近女色的,又不是我等这般醇酒美人,闭门酣歌之浪子,哪儿需要你担心。”

揽月被说中心事,脸蓦地红了,语无伦次做着无谓的解释道:“我、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没、没说你就是恋酒贪花之徒。”

“得了吧,满天下都知道我聿沛馠征逐酒色,沉湎戏文歌舞,整日写些淫词艳文,连师父都为此没少惩戒我。”聿沛馠挑眉不屑道。

“也没有罢。”忽然听聿沛馠自我嘲讽,音调似假又真,揽月心中有些为他不平。

“算了算了,不同你说。”聿沛馠一手赶开揽月,说着便欲将寝室门关上。

揽月似乎是想安慰一下聿沛馠,急忙拦门说道:“何苦自我冷嘲,你又不是这样的人。”

聿沛馠拉住门板的手僵硬停滞在那里,面露惊异之色的看向揽月。

揽月话既出口,看着聿沛馠眼神里的惊讶与期待,不得不继续说道:“酒香夺志,色满销魂。父亲惩戒于你只是担心你会一味追欢买笑,消磨风月,而并非否定你行事作风。下山以来相处如此之久,沛馠你乐而不荒,乐而不淫,从未极情纵欲,不过是性情怡然,乐于逍遥而已。”

聿沛馠愣在了门后,揽月此言让他有种如沐春风之意,眼眶殷红,跟着潮湿起来。

聿沛馠鼻腔酸楚,深吸一口气,没有做声,他庆幸此时能有一块门板用以遮面。

还是门板外面的揽月一声惊呼将聿沛馠唤醒过来,聿沛馠沉浸在揽月的言辞当中没有注意,门板的缝隙缩小,将揽月拦门的手夹在其中,一阵钻心疼痛。

聿沛馠慌忙将寝室门敞开,怒道:“你怎么回事,偏要跟这门板过去不,你这把柔筋弱骨的还想跟它比?”

揽月握着被挤红的手一阵钻心痛,眉头紧蹙,口中呜咽道:“没注意啊,谁知道你关门这么快。”

聿沛馠心中的酸楚已尽化作疼惜,伸手查看,但是仍不松口,嘴硬道:“我关门,那是将酒气挡在门口,难道熏着你不成?是你先嫌难闻的。”

揽月将手抽回来,在身侧甩了甩,说道:“没事,等下就好了。你再休憩下吧,我走了。”说完转身欲离去。

“诶!”聿沛馠喊住揽月,看着她那张纯一不杂的容颜,聿沛馠终是不忍,叹了口气道:“一早是卜游大哥敲门将他唤走的,应该是赶早便去了浴仙池。”

“这么早?这才卯时啊。”揽月吃惊道。

“今儿个什么日子啊?今儿个可是百派弟子下浴堂的大日子,去得晚了,难道洗别人的泡澡水、洗脚水不成?秦寰宇爱干净,又喜清净,不早去的话,难道裸身同旁人面面相觑不成,他才不会干这种事呢。”

“可是寰宇他怎么没有叫醒我呢......”

聿沛馠见不得揽月脸上出现失落之色,假嗔道:“叫你?想什么呢小骗子!浴仙池上男女分浴,一个男儿家如何叫你同去。你若是怕落单,我聿沛馠现在叫你同去,你去不去啊?”

揽月胡乱地摇着脑袋,一脸抗拒之相,聿沛馠又好气又好笑。

聿沛馠说得有道理,难道秦寰宇近来躲着自己竟是一种错觉不成?

揽月于是又回头看向寝殿里聿姵罗的寝室方向,聿沛馠此时又道:“别看了,那家伙一早也便出去了,应该亦是先去了浴仙池,这些门派里她也是有些相熟之人的,估计同约了去。”

聿姵罗果然是没有等自己,揽月脸上再现失落之色,不过亦在揽月的预料之中。

揽月长叹一口气,低声兀自说道:“那今日岂不是只我一人了......”

聿沛馠眨了眨眼睛,思索道:“要不你等我和遥兲同去?不过就算同去,在浴仙池那里还是要分开的。”

揽月垂着长睫,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聿沛馠压抑着心疼,问道:“不安吗?”

揽月诚实地点了点头。

聿沛馠心痛交集,为了缓解胸中郁结只能四下分散着自己的目光,以免被揽月探知。

他神色肃穆的到处看着,最终将目光落在了揽月双腕之间,严肃的问道:“腕间之伤浸水无碍?”

揽月将手腕抬起,刹那红了眼眶,这个问题连聿沛馠都能问及,为何寰宇不闻不问,不见踪影。

聿沛馠垂眉一闪,重新扬起脸来的时候,一脸讪讪之笑,一把将揽月拽进自己寝室里,故作无赖的笑道:“既然是不想去,那便不去了呗,醒来这么早肯定睡意未尽,进来进来,来我床榻上再回笼一觉。”

揽月猝不及防被聿沛馠拽进房内,还以为聿沛馠是真的要拉自己同睡,吓得挣脱开逃到寝室外面,看了看并没有惊动穆遥兲,松了一口气后嗔斥道:“你还胡闹!”

“诶,你不是刚夸我不受拘束,逍遥自在的吗。”聿沛馠看着揽月此时已被吓得全然忘记了不快情绪,继续哄她道。

“规矩绳墨,必然是要遵守,哪有盟会还没开始,便先孤雁出群,拿腔拿调。你也快些起来吧,行去浸泡过浴仙池的水亦能除净些酒臭气。”揽月跃出阆风寝殿。

聿沛馠在后面低声喊道:“自己去不怕了?”

揽月回首给了聿沛馠一个鬼脸,快步离去。

……

沿着雕花木栏的曲折回廊穿过栖蟾殿,便能看见一处酷似影壁墙的石墙,只是墙檐呈波浪状高低起伏,墙身要高出许多。

碧瓦飞甍,正中位置有一扇月洞红漆的大门,大门虚掩着,左右各由?华男女弟子看侍一侧,不时有几个衣着颜色相近的弟子结伴进入。

石墙上水雾濛濛,檐角处不时有水雾凝成的水滴滑落,犹如水晶珠帘脱线洒落,不正是浴仙池上的水雾蒸腾而成吗。

要不是聿沛馠提醒,揽月差点儿就忘记腕间之伤了,自上回朔日云牙子一日连割两回取血之后,这些日子已将养的不错,已不会再有血水渗出。

按照云牙子的话来说,揽月下个朔日也无需被取血,应该能让腕间伤势稍缓,身子稍复。

伤势一恢复,揽月的身体也跟着略好,自然也就跟寻常女儿一样活泼起来,不过仍有苦恼的是,腕间丝带缠绕之下的伤口经多次割裂,旧伤覆加旧伤,伤口早已深可见骨,触目惊心,难以当众世人。

如果有聿姵罗在,兴许还能为自己打个掩护,遮掩过去,如今只有自己一人,身份还如此乍眼......

揽月犹豫徘徊在通往浴仙池的大门前,看守门前的?华女弟子们面面相觑,在墙檐下贴着石壁交头接耳,最终为首一个女子弟主动上前,对揽月揖礼道:“殷小姐可是有顾虑?”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刘宋汉阙 大唐第一神童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