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小说 > 都市言情 > 娘亲害我守祭坛 > 421回船转舵智破僵局嵇含太子临危救急

421回船转舵智破僵局嵇含太子临危救急(1 / 1)

栾青山脸色稍显意外,但又很快遮掩过去。

而聿沛馠则不同,狞髯张目之下又多出一个素来便讨厌之人,等同于火上浇油,怒上加怒。

难不成嵇含是来拆穿我的?!

聿沛馠戟指嚼舌,把对栾青山的暴怒之气转移到了嵇含身上,咆哮道:“你来作甚!”

“本太子来当然是将薜萝林之事当众掰扯个白黑分明。”

嵇含一脸云淡风轻,嘴角一勾,戏谑轻笑。

看嵇含这副样子,定是要落井下石了,果然这种天家子弟最是忘恩负义!

聿沛馠手中青荧光束隐隐跃动,想着不然就昧死先将嵇含拿下,至少让他开不了口。

可是讲坛上皆是当今江湖赫赫威名之杰,只是一个栾青山便足以让聿沛馠合心合意。

栾青山目光锐利,洞幽烛微,在聿沛馠动作之前便抢先一步将嵇含拉了过去,护在自己与含光子之间,让聿沛馠再寻不得半点机会。

“太子殿下有何凿凿之证,尽可当众说来。”栾青山转而看向嵇含,言语态度皆温良谦恭许多。

对栾青山而言,嵇含太子的出现实在是称他心意,毕竟栾青山的夫人暄煦公主是嵇含的亲姑母,自己便是嵇含的姑丈,这层骨肉血脉之亲,?华派又与穰邽国朝廷休戚与共,利益相关,嵇含太子自然没有不偏袒自家人之理。

聿沛馠出手不得,心焦咬牙道:“嵇含太子可是忘了,当初香香可是对龙岒和有过舍身忘死之恩......”

“聿沛馠你胡言乱语些什么,你且闭嘴,不要于此胡搅蛮缠,现下轮不到你说话。”栾青山呵责道。

“栾掌门,请等一下。”嵇含一手平展,示意栾青山稍歇怒火,自己则走上前去,微微俯身,紧紧盯着聿沛馠的双眼,心平气顺地说道:“香香乃何人,龙岒和又是何人?本太子一概不知,也不想打听。”

“你......”聿沛馠气得发抖。

“但是!本太子的确是忘了一事......”

嵇含有意将手里的黑茶色水囊拿在聿沛馠面前晃了晃,而后一字一顿似是有意提醒他道:“忘了归还玄霄派陈朞兄的锁妖囊,只是锁妖囊里锁住的那两只邪魔外祟怕是归还不了了,毕竟那只独足缢鬼和牛鼻虚耗都死在了薜萝林里,聿宫主的飞景剑下......”

嵇含有意将余音拖长,用意是给聿沛馠提醒的同时,为他争取在脑海中作出反应的时间。

聿沛馠最先感觉蒙头转向,嵇含这突如其来的反转,搅得聿沛馠如呆童钝夫般从话中寻不到逻辑。

“太子,你这是何意?”

栾青山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嵇含为何会偏帮袒护一个阆风弟子瞒天过海。

聿沛馠脑子里飞速思考,嵇含话中之意明显是想替自己分辩,聿沛馠一时摸不着头绪,但嵇含提到的那个名字是聿沛馠再熟悉不过的——陈朞!

这时陈朞晨起时,在阆风寝殿门口对聿沛馠说过的话,再次飘过聿沛馠的脑海:“我也送你一份大礼,只是你要记得,那礼送到之时切要接好......”

一道凌厉之光不易察觉地自聿沛馠双眸间闪瞬而过,聿沛馠猛地抬起头来道:“陈朞......”

聿沛馠欲从嵇含眼中获取答案。

嵇含点头道:“陈朞兄。”

“哈哈!”聿沛馠乍然起身,禹身挺挺而立,结果嵇含的话说道:“栾掌门不是问薜萝林中的戾气从何而来吗,便是源自太子殿下手中的锁妖囊。”

“一派胡言!”栾青山道。

“栾掌门,各位掌门尊长,看来薜萝林一事嵇含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此事上有失,亦应承担责任。”嵇含言罢,作出一副愁眉不展的认错之态。

闻此言,尊文斋里如同炸雷一般引起轩然大波,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薜萝林一事竟然还会跟太子嵇含扯上关系,难不成掌门尊长们还能拿一国太子奉辞罚罪?!

栾青山铁青着脸,对嵇含说道:“太子殿下可不要枉法徇私,养痈成患!”

嵇含说道:“众人皆知,本太子与阆风派无交无情,何须袒护,何况还要搭上本太子共担罪责。而且大家细想一下,嵇含也是好意,想将薜萝林那夜的真相公之于众,以免再牵连像伊阙派綦公子、分宗綦焕兄等无辜之人。嵇含于心不忍,现下亡羊补牢希望为时不晚。”

“哼,我看太子也苟合取容于......”

栾青山还欲说些什么,却被含光子挥手打断。

含光子依然面无表情道:“诶,栾掌门且慢,既然嵇含太子亲来请罪,态度诚挚,不妨听上一听。”含光子又对嵇含道:“太子请吧。”

根据嵇含太子的描述,便有了以下完整的故事:

据说,是前日里聿沛馠与嵇含太子以道术剑法为赌注,嵇含太子因自己是凡人肉躯心中虽对仙术道法崇敬却有不服。

后来嵇含太子又巧遇陈朞,陈朞自述说玄霄一派自古传承有锁妖囊一只,而且囊中恰好收服了二鬼尚未处置。

嵇含听陈朞说起,锁妖囊里的缢鬼和牛鼻虚耗乃民间恶鬼极恶穷凶,兴妖作怪,乃邪魔外祟,戾气极重,极难降服,于是便起了以二鬼测试考验聿沛馠修为的想法。

此时又恰好听聿沛馠说起当日夜里欲去薜萝林中精进修为,嵇含便去玄霄寝殿找到陈朞将这锁妖囊讨要了出来,趁聿沛馠在薜萝林里施练法术时将二鬼放出。

没想到作耍为真,二鬼不知受了何物蛊惑,磨牙凿齿,杀气腾腾,硬是自锁妖囊中逃脱窜出,在薜萝林中纵起烈火,完全不受控制。

还好聿沛馠并非传闻中那般弄文轻武,而是出乎意料的成风尽垩,技艺高超,将那二鬼尽数斩杀,除患宁乱,这才平息了一场危乱。

只是那薜萝林深处多是油桐树,一触即燃,毒燎虐焰,故而惹下大祸。

……

嵇含按照陈朞所教,头头是道的将故事讲完,虑周藻密,无一漏洞。

为了证实薜萝林间戾气来源,嵇含又按陈朞将锁妖囊恭敬呈上,由掌门尊长们一一查看。

嵇含说道:“栾掌门亦请一探囊内二鬼戾气,如此稠密浓重的戾气是否与那薜萝林中一样炽盛。”

栾青山毫不客气地探头往囊口凑去,果然如嵇含所言,锁妖囊里水势汹呶,泫沄涌涛,鬼气鼎盛难抑,又连忙将锁妖囊封口用的木塞堵住囊口,以免戾气溢出。

栾青山有种被嵇含背叛的感觉,包羞忍耻,按捺不下,栾青山头也不回的一甩手,将锁妖囊递给了含光子,道:“那便请先生评断罢。”

含光子今日反常,依旧面无表情,接过锁妖囊时,以眼底余光扫了一眼封口处琉璃之色的雷击枣木法印。

木塞非玉非铜,却光泽平整,裹满包浆,果真是成年累月养护传承之珍宝。

含光子脸上露出一丝旁人难以察觉的洞若观火自信之笑。

含光子清了清嗓子,当众宣布道:“经过查验,嵇含太子与聿沛馠所言为真,既如此,虽知罪,但罚不可免。薜萝林中奇葩异卉,百草丰茂,此次焚毁了珍品数多,是千百年未必得其一的,故而对你二人须得重罚,方能避及将来有他人效仿!”

“先生责罚就是,嵇含领罪。”

“聿沛馠领罪。”二人不避其罪,恭恭顺顺应承下来。

众弟子间立刻有涌动起来:“怎么,连太子也要一同受罚?”

“这怎么罚啊,那可是为了天子啊......”

“安!静!”含光子声音浑厚道,讲坛下方方安静下来,众人不动声色地静观默察。

含光子五指张开,掌心向上轻展摊平,之间掌心金光一闪,一杆掌中芥草端方地出现在含光子掌中。

含光子正容亢色,容颜肃穆,另一手在掌中芥上拂过,芥草笔杆般僵硬挺立,不扶自直。

“是掌中芥尺......”弟子间发出一阵唏嘘哗然声,看来聿沛馠和嵇含将要受得皮肉之罪,劳筋苦骨,苦难深重。

含光子的目光依然落在掌中,另一只手再次轻拂而过,金光跃动之下,掌中芥尺伸长足有五尺,状如高竹耸立,圆体疏节,坚劲不挠且质直如钢。

“天啊,这是掌中芥杖啊......一旦挨上怕是得皮开肉绽了罢,真真是苦不堪言......这惩处也太重了吧。”弟子间又连同惊呼声一起,发出一片议论。

可含光子的目光还是落在掌中,尊文斋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掌心里,含光子还要做什么吗?

尊文斋里忽然被一股莫名的惶恐氛围搅得大家不寒而栗,充满了惴惴不安。

弟子间有人低声私语道:“不会吧,应该不可能吧......”

“什么意思,师兄说的是什么不可能?”

年轻弟子们感受到师兄们战战兢兢地情绪,好奇地偷声发问。

“你入门不久,阅历不多,自然是不知道的。这掌中芥草自有玄妙,一拂为尺,二拂为杖,三拂它、它......”

这位师兄说着说着,自己想着掌中芥被三拂时的模样,率先打起了哆嗦,十分恐惧。

最新小说: 都市:从恋爱先生开始 让你去背锅,你居然创造万亿市值 反派:开局喂萝莉女主吃进口糖 婚纱追星网暴我?京城世家齐出手 风流村事 重生之我真没想当男神 都市之神帝驾到 盖世医神 直播:从死鱼正口开始的跑山人 天降四个姐姐